一吻便颠倒众生 一吻便救一个人。
无惧世事变改 还是越难越爱。
叶蓝|喻黄|双花|乔高。
朱一龙&白宇。
JackeyLove&Baolan。
为你所以在期待。
深得我意 万物不及。

大漠孤烟。


(开玩笑的)


【全职高手】遇见你的眉眼 如清风明月。

  • 中秋快乐 (其实和内容中秋没关系)写了两天 越到后面越多字 差点废话不完。

  • 向我本命CP致敬 我爱他们一辈子!!!

  •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叶蓝】

“你听说了吗?叶修今天要带对象回来过节。”陈果神神秘秘的对着魏琛说着,“你之前听说到什么风声了吗?他看瞒的真的好,都中秋了冷不丁就冒出个对象来。”

“什么?”魏琛带着耳机正A着boss完全没有分心听自家老板娘讲话,“对象?叶修出去买象棋了吗?红的还是黑的?他哪根筋不对了大过节的非要跑出去买象棋?”

“我说是对象!活的对象!”陈果扯...

总觉得文圈都快变成饭圈了 一脸懵逼都什么情况?

真心看不懂走向 我强行被拉进战斗圈的?

我就是个嗑粮的不是来看各路神仙齐相会打架的……

太太平平不好吗我现在自言自语说句不文明的话都得说声罪过。

给我个机会让我戒骄戒躁攒人品做佛系少女吧。

和走独木桥似得心惊胆战……

【叶蓝】但为君故(六)【终章】

后来一整个论坛的会议上叶修都心神不宁的发着呆,黄少天的叽叽咋咋都被他过滤了大半,虽然及时的堵了黄少天的嘴没让他关键部分抖露出去,但蓝河那般心思细腻的人难保不会多想。最后留下的讯息目的性太强,自我展开剧本的空间太大了。说到底他是没有过想把蓝河据为己有的打算的,同喻文州一开始就对黄少天情根深种不一样,他后知后觉到需要有人替他敲碎了外面坚硬的壳才懂得内里柔软包裹着的是哪几个字。天降系和幼驯染他自然更偏向后者,没有基础的空中花园,再好看也是不稳固的。但这么想想自己打开裆裤时期就一起在地毯上摸爬滚打的,出了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之外,就剩下苏沐秋了。但让他们产生出别样的化学反应来不啻于徒手攀登珠穆朗玛峰,注定...

【叶蓝】但为君故(五)

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停留在奔跑在大院里还在做着拯救世界梦想的年纪,好像不再满足于一开始只是想做同学的愿望——虽然两个人的年龄差始终没能让他们坐在同一间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念过同一册书,最后倒是在图书馆里弥补过自以为遗憾的时光,叶修总是以一个学长的角度说教着蓝河,约法三章也是有过的桥段。只不过蓝河的自觉程度同他的君子姓名一样的有约束性,完全轮不到他为此操心甚至是威逼利诱之类的事。两个人关系好的程度也不亚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苏沐秋,年龄偏小的缘故让叶修妈也对他有了相当一部分的偏爱,本来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多多少少也是被拿出来作为对比的样本。好在他们的成绩都不差,不用担心因为数字不好看羞于拿给家长签名,毕竟...

第二年庆生啦。

祝媳妇生日快乐(づ ̄3 ̄)づ╭❤~

 @ROPE 

【叶蓝】但为君故(四)

要不是今天也是他们三个也要返校报道,怎么样也不会放了苏沐橙一个人留在操场上。刚到了教室苏沐秋就被拉住追问,“今天新生入学刚才那个女生是你亲妹妹吧,眉眼看着就和你像,以后肯定是个大美人,这回要出个校花级的学妹了,不能便宜了那帮低年级的小子。”

“对啊。”他大方承认了,顺势抬起了胳膊在同学的面前挥了挥,“不过我警告你可别打我妹的主意,要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那可是我们家的宝贝,从小被宠到大的。”

“我当然知道。”说着还冲着在后排不知道在说什么叶氏兄弟撇了撇嘴,“留给他们的嘛,你们家里定的娃娃亲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她中意还是哥哥还是弟弟?”

“长着一张嘴不是让你乱讲话啊别没事找事,要是有...

【叶蓝】但为君故(三)

第二天叶修从仓库里拖出了一卷麻绳的时候,叶奶奶正好打着扇子在树下的躺椅上乘凉,听到动静瞥了一眼径自吓的坐起身来赶紧喊住了自家的大孙子,“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胡闹什么呢?不能因为你妈昨天训你你就做傻事啊!有什么委屈给奶奶说你怎么能动这样的念头呢!”

“啊?”小叶修不理解自己奶奶突然变脸意欲何为,字里行间俱是自己听不懂的意思,“您说什么啊?我没委屈啊!昨天的事是我做的不对我妈骂我那也是应该的,我没要做傻事啊,这绳子是我有用的,怎么了您要用吗?您要用我就不拿了!”

看着他的表情不像撒谎,叶奶奶这才把心放回去了一半,摇了两下扇子,“那你拿着绳子准备干嘛?刚才还比划了半天,我以为你小小年纪就想不开要抹...

咸鱼报 秋来到。


又到了一年一度把这张图翻出来的日子里。

夹在中间的我也就只能是条咸鱼了。

年年有鱼。

年年咸鱼。


还是碎成渣的咸鱼_(:з」∠)_



不过还是最美的道姑呢!不接受反驳!

【叶蓝】但为君故(二)

所以叶修有时候觉得没法同有对象的人沟流,对,就是沟通交流,虽然黄少天这个人本身就各种的跳跃性思维根本没的掌控,但有了对象之后似乎更加猖狂了起来,尤其是喻文州本事还是个攻于心计的人,黄少天拿捏不准的,他不一样,看的比谁都通透。

叶修倚在后座上换了个姿势,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黄少天刚才话里不对的地方,“不是少天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掰直了?我看起来哪里不是根钢筋了还需要掰的?你是不是对弯直有什么误解?别自己没办法走直线就把所有人都拐上弯道好吗?你什么心态?”

“我哪里说错了?”黄少天讥笑了一声,“是是是,你直的和蚊香一样行了吗?刚才文州说让你找蓝河探口风的时候也没见你严厉的辩证自己的取向啊,首先想到...

© 孤鸾倚眠霜 | Powered by LOFTER